十年青灯未曾辞。
装逼专用。

白昼【私设多多多】

  米迦勒有一头天狼作为伙伴。

  纯白的毛发,翡翠的眸。

  从它出生起米迦勒就开始细心地照顾它,给它以无尽的恩宠。

  待它化形时,它选择了女性外表,面容是几近于米迦勒的模样。

 
     成了她。

  她美丽而聪慧,又有米迦勒的疼宠,但背地里仍有许多天使不屑于她的身份。

  毕竟,只是一头狼。

  于是,她请求米迦勒赐她天使之血。

  米迦勒给了她自己的血。

  她成了六翼炽天使。

  同时,米迦勒宣布她是自己的妹妹,敢对她不敬就是与自己为敌。

  风言风语就此销声匿迹。

  

  一天,她遇见了天界最美丽的天使之一。

  阳光为发,苍穹铸眸。

  笑意融融。

  她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米迦勒与之一同倚着栏杆,无声微笑。

  她的心底住进了一束阳光。

  后来,那个天使堕天了。

  米迦勒手执圣剑,面无表情。

  一剑穿心。

  他跌下了创世山。

  她心底的阳光散了,连带着米迦勒的笑容。

  米迦勒成了天国副君,她却日渐与之疏远。

  天使们都在悄悄议论,殿下与副君闹僵了。

  其实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米迦勒守旧,她却崇尚改革。

  

  以及他们的容貌。

  任何天使第一眼见到她时,都会赞美她的容貌。

  但见了副君后,都会不约而同地闭上嘴。

  以前倒不怎么觉得,但随着岁月流逝,区别愈发明显。

  明明是那样肖似的脸,副君如同天上孤高的月,而她则是不起眼的星。

  高低立判。

  仿制品就是仿制品,敌不过正品。

  她讨厌这种说法,却不得不承认。

  那才是真正的倾世。

  有点小心塞,不怎么想看见米迦勒。

  光有多强,影子就有多暗。

  那堕落的天使在地狱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成为了地狱的王者。

  与天界的腐朽不同,那是她向往的民主与自由。

  她心底的阳光成了最美的月光。

  心底朦胧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

  明亮的白昼总会逝去,天渐渐变了。

  守旧派和改革派的矛盾日益激化。

  她无疑是改革派的领袖。

  米迦勒终于震怒了。

  “改革是伴随着流血的,他都被逼堕天了,你以为你是谁!?”

  他碧蓝的眼中裹挟着惊涛骇浪,又似藏着巨大的痛苦。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有米迦勒如此激烈的情绪波动。

  第一次就在那位堕天。

  她只是梗着脖子,一字一顿。

  “我、没、错!”

  计划似乎要提前。

  她是出色的领导者,一切都能处理得很好,唯一头疼的则是他的兄长。

  ——守旧派最强大的战力。

  她最信赖的副手说,除掉他改革派就能轻易取胜。

  她一惊,除去米迦勒,她做不到。

  副手轻笑,一点沉睡魔药让他睡上一觉就好。

  她低下头思索。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

  然后她听见了自己沉稳的声音。

  “好。”

  她将药放入红茶中,调成平素他最爱的味道。

  当作和解之礼。

  他喝了。

  血却从唇边溢出。

  她大惊,药她明明检查过。

  她想上前。

  他挡开。

  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妖娆成花。

  米迦勒漠然地凝望着她,眼眸极亮极深。

  “滚。”

  他的眼睛失去了神采。

  白昼过后,天色阴沉而有压抑。

  风声鹤唳。

  内战又一次被迫爆发。

  这一次改革派势如破竹。

  副手很得意。

  她却慌了。

  事情脱离了她的控制。

  改革派所到之处,不该尸横遍野。

  有人提着剑从远方而来。

  潘虹长发、翡翠之翼。

  光从那里蔓延。

  他干脆利落地动手,轻松地似乎在午后散步。

  副手料错并且低估了米迦勒,他的强悍是无人能挡的。

  他来到她身边,她身边除了他没有活物。

  “哥哥。”

  她涩然。

  失去光明的天使衣袍上有浓到艳丽的血痕,但依旧光华璀璨。

  他不语,伸出手。

  她被推下创界山。

  风烈烈地从耳边呼啸而过。

  羽翼在剧烈的疼痛中染成黑色。

  她的眼睛睁得极大。

  原来改革真是伴随着鲜血的。

  真疼。

  以及,
       
        对不起。

  她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白昼被夜色侵吞。

  醒来时她在地狱。

  地狱的王者收容了她。

  她又一次见到了她的月光。

  除了激动,她的心底更多的是黯然。

  不知何起,也不知何终。

  他们举办了盛世的婚礼。

  她成了地狱的女主人。

  但这只是虚情假意。

  他总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米迦勒。

  她明白了。

  那日他笑意融融。

  是为了米迦勒。

  她拿了一份魔界报纸。

  天界动乱的消息被红色的标题醒目地标出,不少人幸灾乐祸。

  看来米迦勒重伤的消息被压得很严实。

  她将头抬起,想看看日光。

  然而地狱没有白昼。

  真是讽刺呐,莉莉丝。

  她仰着头,苍凉地闭上眼。

  【END】

  

  嗯,突然的脑洞,象征女权的莉莉丝。

  还是路米,不过比较隐晦。

  莉莉丝是大米的妹妹。

  结果和老路一样不省心想要改革。

  然后被心累的大米扔下天(x)。

  设定是守旧与改革的梗。

  老路和莉莉丝都是崇尚改革,但他们却小看了这其间的利益关系。

  改革总会触犯到一些人的利益,米迦勒早已看透,苦心劝过但这俩熊孩子不听啊摔(╯‵□′)╯︵┻━┻。

  算了不听是吧,为了保护那两货大米只好大义灭亲(xx)把他们扔下去了。

  
        其实这文能贴上很多标签。
        比如,莉莉丝是个叛逆的的姑凉;
        大米是个好哥哥;
        摊上的妹子和情人都是中二;
        孤家寡人米;
        叛逆中二王之路西法;
        论中二如何带坏小姑凉;
        心塞米……
       
        噫,苦逼的大米,点蜡。

  滚去复习备考。

    

评论(6)
热度(26)

© 冬青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