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青灯未曾辞。
装逼专用。

脑洞
恶趣味get√
手机不传图找不到步入键,难过(也可能是我太蠢。)

————☆————
cp路米 > 小神大米
         1*我依然记得那一天无数流星从天际坠落,明亮灿烂到令人绝望。
        我的少年松开我的手,推开我,消失在一片璀璨灼热的光火中。
         他的灵魂与其他人一样破碎了,所有人的灵魂碎片汇聚成一条金色的河,刺眼地明亮。
        天道在耳边诱劝:登上那个位子,你就能修复所有人的灵魂。
        然后我就信了它的邪。
        千亿个伯度中我修复了数不清灵魂碎片,在最后几近绝望时找回了我的珍宝。
         可是天道没有告诉我,他和我的少年只是分享着一个灵魂。
        他不是我的少年。

        2*我不止一次后悔,为什么不在那时死去。
        我坐在神殿之中,淡漠地垂下眼眸。
        红色与金色的身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靠的那么那么近,宛如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
         我失去了他。

        3*我还是个小崽子的时候,就遇见了他,连个苹果都不会削。
         “我要吃兔子苹果!”
         “好好好,给你削。”
         “这个……真的是兔子苹果?”
         他拿出一个类似兔头呲牙咧嘴的抽象派艺术苹果地给了我。
“”         我那时候绷着脸,内心却是在微笑。

        4*我将他召到了神殿,他低垂着头,
        恭敬地行礼。
        “米迦勒,削个兔子苹果。”
        递上来的抽象派艺术与记忆里重叠。

        5*他们拥抱,他们亲吻,他们的爱情令人赞叹歌颂。
        我将眼睛移向窗外。
        外面金丝般的太阳雨。

        6*“你喜欢什么,米迦勒?”
            “太阳雨,金丝般的,看着就高兴。 ——《父神是个修魂工》一个矫情无脑的小故事,过去天真软萌傲娇的小朋友和少年米迦勒的不可说不可忆无人知晓的青葱往事,以及见证神明变怨夫被三的神奇故事。

——————☆☆
路米
        1*我的女孩,被抹去存在。
            我的弟弟,被刺瞎双眼。
            我的父亲,被贯穿胸膛。
            我的头颅,被高悬塔尖。
            神说,这是你的未来。
            神说,交换吗?

        2*在神眼中,万物皆是棋子,唯他是一个闪亮的贝壳,是唯一的非确定因素。
         一个得到救赎与死亡的机会。

        3*“父亲,别这样看我,我很清醒!”

        4*“你会为我流泪吗,卡莎?”
            “我的眼睛会一直凝视着你。”

        5*“连你也觉得我疯了吗,弟弟?”
            翡翠色的眼睛冷冷地凝视着他,里面原来是生机勃勃的森林,有灵动的鹿在阳光下轻盈跳跃,而现在只剩下阴森森的婆娑树影。

        6*“是,我承认我疯了。你米迦勒和路西法清醒的很!”

        7*“我一直有病不是吗?从那一刻起我的世界就不是清醒的罢了。”

        8“交易达成,我来去走我要的东西。”

        9*米迦勒替他拆开了蒙眼的纱布,翡翠色的眼睛缓缓睁开,一片疑惑。
        “恢复了?”

        10*“你去看什么?”
               “我的女孩结婚啊还有我老爸复婚啊。”

                “……噢,现在不是了。”

        11*“卡桑德拉,你的世界从来没有清醒过。”
            “我知道。”
——一个更加奇怪的路米故事。

暂时不填坑,专心复习准备考试。

评论
热度(3)

© 冬青叶 | Powered by LOFTER